财富热线:

400-0408789

服务时间:

9:00--22:00 周一到周日 1960633999

穆长春任央行数研所掌门人,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


     今日最新消息,有记者从接近央行人士及相关合作机构人士处获悉,央行支付结算司原副司长穆长春已确认出任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。

  此外,备受关注的央行数字货币距离正式亮相也已经不远。

谁都不能拒绝接受DCEP

  消息来源于《上海证券报》。

  2018年10月,央行数研所前任所长姚前卸任并担任中证登总经理后,央行数研所掌门人就一直处于空缺状态。

  《上海证券报》称,多家与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有合作的金融机构表示,穆长春成为第二任所长后,央行数研所工作进展顺利,备受关注的央行数字货币距离正式亮相已经不远。

  不久前,穆长春还在“得到App”上开设有关数字货币的课程《科技金融前沿:Libra与数字货币展望》。课程分为六个部分:《Libra:比比特币更接近支付工具的数字货币》、《Libra如何应对数字货币的币值稳定挑战》、《Libra能成为强势货币吗》、《Libra能突破数字货币的通行风险吗》、《DCEP:中国自己的数字货币》以及《DCEP的设计和发行逻辑有何创新》。


在发刊词中,穆长春表示之所以开设这门课程,源于今年6月18日Facebook推出了Libra币,“我们今天为什么这么关注Libra,是因为它的能量足够巨大,能够搅动整个国际货币体系。”在他看来,无论是最开始的比特币、以太币,或者最近摩根、高盛等开始布局自己的数字货币,但没有数字货币像Libra这样,能够引起整个货币和金融世界的紧张。


  在发刊词中,穆长春表示之所以开设这门课程,源于今年6月18日Facebook推出了Libra币,“我们今天为什么这么关注Libra,是因为它的能量足够巨大,能够搅动整个国际货币体系。”在他看来,无论是最开始的比特币、以太币,或者最近摩根、高盛等开始布局自己的数字货币,但没有数字货币像Libra这样,能够引起整个货币和金融世界的紧张。


  而对于央行数字货币,穆长春则有着非常清晰的定义:央行数字货币是纸钞替代。“它的功能和属性跟纸钞完全一样,只不过它的形态是数字化的。我们对它的定义翻译过来就是‘具有价值特征的数字支付工具’,即‘不需要账户就能够实现价值转移’。”

  他表示,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资产,最根本的一个优势,是摆脱了传统的银行账户体系的控制,因为它只是一个加密字符串,DCEP也具有同样的优势;不同之处在于,央行的数字货币属于法币,跟现金一样,央行的数字货币也具有无限法偿性,也就是不能拒绝接受DCEP。

  “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”

  在数字货币领域,央行的动作,一直为各界所关注。

  自6月18日Facebook推出Libra后,央行就开始密集发声;穆长春也多次代表央行数字货币公开评论。

  7月8日穆长春在《财新网》发文称,Libra创造的是跨境自由流动的可兑换数字货币,必须纳入央行监管框架。他表示,这类稳定币的出现和发展,无论是从对货币政策的执行,还是宏观审慎管理的角度,都离不开央行的支持和监管。

  7月9日,穆长春又在《彭博》发表英文评论文章,强调Libra必须纳入央行监管框架。在他看来,Libra可能会引起汇率套利及不同货币间竞相印钞,需尽快让人民币实现可兑换才能抵御住Libra的侵蚀。


在8月10日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,穆长春称“央行数字货币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”。他表示,从2014年到现在,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。从去年开始,数字货币研究所的相关人员就已经是996了,做相关系统开发。

  在8月10日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,穆长春称“央行数字货币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”。他表示,从2014年到现在,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。从去年开始,数字货币研究所的相关人员就已经是996了,做相关系统开发。


  在移动支付已相当发达的今天,央行为何还要大力投入研究数字货币领域呢?

  穆长春表示,一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,我们需要未雨绸缪;其次,纸钞、硬币的成本极高,不仅要投入成本做防伪技术,流通体系的层级也比较多,携带又不方便,现在谁也不愿意带现金了。“央行数字货币,既能保持现钞的属性和主要的价值特征,又能满足便携和匿名的要求。”